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宋必須浪討論-第二十九章 碰瓷展示

大宋必須浪
小說推薦大宋必須浪大宋必须浪
准备起身,就听房门“吱呀呀”的轻声开启,进来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好像还端着东西,把东西放在八仙桌上,开始摆盘。
时间不大东西摆好,还自豪的看了两眼!就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着床上的人!
白云瑞故意伸个懒腰,装作刚醒的样子,吓得穆桂英是赶紧低头玩手指!
白云瑞站着,穆桂英身后轻轻搂着佳人,怀中佳人挣扎几下也就不动了:
“哎呀,亲爱的,知道你飞刀玩的好,没想到还是个贤妻良母!哈哈,小太爷可以捡着宝儿了!哈哈~”
田園嬌寵:神醫醜媳山裡漢
“先去洗漱吧,在吃饭,也不知道你爱吃不爱吃”穆桂英慢慢的说,云瑞是三下五除二的收拾完,就是头发麻烦,早想剃成短发!奈何怕挨老娘毒打!
吃饭的时候白云瑞是得寸进尺,非要抱着穆桂英,穆桂英哪好意思同意,俩人是嬉闹半天,最后还是白云瑞阴谋得成。
怀抱佳人,于桌前是好不羡煞旁人!
“吃个饭也非要抱着我”穆桂英靠在白云瑞肩头,云瑞夹了筷子菜,轻声说道“对,就想抱着,喂你吃饭!”
一顿饭吃的云瑞是香艳无比,饭后云瑞想和佳人同游扬州,穆桂英突然说道“王安石,王大人邀你游玩,你忘了?”
“有吗?好像是有!那咱们一起去吧”
王安石作为导游带着两人把扬州好玩的游了个遍,每次和白云瑞交谈都能让他茅塞顿开,直呼:云瑞应该弃武从文,以后封侯拜相也未尝不可!
“介甫兄,我朝不缺明相缺名将,云瑞不才,愿意为国弥补这一短板!”
“可贤弟,应该知道我朝对这块,可….”
“多想兄长关心,小弟知道,军事也应该改革了!”
“云瑞慎言!以后不敢乱说”说着王安石见四周没人,心才稍安!
悟解 小說
“兄长多虑了,小弟也在和你说,其他人小弟也不傻!”
王安石是通判也没时间老陪云瑞玩了,也得996。两个人的时候白云瑞更是放肆了,没事大街小巷拉着穆桂英玩着玩那,更是把扬州吃了个遍。
看着穆桂英修长美白的脖子,挑了条翡翠项链,给穆桂英带上,穆桂英很是高兴白云瑞更高兴,当晚也只是亲亲摸摸,最好一步是想也别想!
一晃十几天过去了,白云瑞大部分时间是和穆桂英腻在一起,只是没到最后一步!
但是两人的感情是火速上升,真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在古代真的是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真是耍流氓!
这天穆桂英和白云瑞说,我十岁就出去黎山学艺了,刚刚学成,下山就遇见了你,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可我也想家了!
白云瑞是一阵自责“桂英辛苦你了,明天我就送你回家”当天就跟王安石辞行,王安石死活不让,非得再住两天。
風雨白鴿 小說
白云瑞只能将实情相告,王安石只是调侃道“下次见面希望是在两位的婚礼上”这话一出逗的,穆桂英是粉面通红,十分不好意思。王安石一路把云瑞二人送出了很远,才依依惜别!
二人一路无话在家,在楚州歇息了一天,主要是女孩子都爱美,一路骑马,风尘仆仆,哪能受得了这,当然要好好洗洗,玉面小达摩也很高兴,想着……
只能在门外看门,不过等洗完穆桂英像一朵出水海棠,湿漉漉的头发,红扑扑的笑脸,穿着睡袍,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人的味道!
穆桂英面带微笑的背对着云瑞,用毛巾擦头发,白云瑞是自告奋勇帮忙插头发,擦得擦得就擦到床上了!但是最后一步依然卡住,有种另类锁阳丹的感觉!
两人继续往京东东路泰安走,出了城没走多久,就看见,一个普通的马车,一对主仆,被十几个人给拦着了。
还有一个华贵点的马车翻倒在路旁,过路的明眼人一看就知这是讹诈,两车相撞连点痕迹都没有!
只听其中有个年长得人吵吵道“常听闻,范大人,乃当世第一正人君子,大宋第一清官,明明是你的马车撞了我的马车,现在却不想赔偿,还不认账,这真是上哪说理去啊!”
旁边的人也是嗡嗡到“就是什么清官,明明就是个贪官,当官的那有好东西”
但是在最外面也有人小声开口道“这些就是讹诈范大人”
“嘘小声点,你是外地的吧,那些人都是本地的地痞流氓!惹不起”说了还看了看四周,正看见白云瑞和穆桂英向着看着听着!
这人心说真是郎才女貌!白云瑞本来不想管闲事的,听见范大人,第一清官,心中一动,跟穆桂英说了两句,跳下马来,“借光借光”
就走到人群中,那对主仆,主人是穿着打扮很是普通,但是气质异于常人,在这些人里真就是鹤立鸡群,而且这主人一看就是忠厚正直之人!
就听那仆人说“我们过来你们就已经在倒在路边,你们请我们帮忙,我们是毫不推脱,但谁知道你们却诬陷我们把你们的马车撞翻了,说你们是谁派来,抹黑我家老爷的”
可旁边的人都是托,一个个都在指责“就是你们撞的”“什么范大人狗屁”仆人这么一张嘴那说的过这么多人,一会就被淹没了!
白云瑞听了会大概知道为什么了,一声“听我说两句!”把所有人的声音都给盖住了,有的人哆嗦道“我的妈,大晴天怎么打雷了”。
众人都看向白云瑞,都心说:这是哪来的小伙,长得真带劲!真威风!白云瑞手拿纸扇是先给大家抱了个拳
“诸位,听我说两句,我们应该先把马车扶起来,再看看两辆马车相撞的痕迹,自然就真相大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