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第四千一百六十三章 暴力看書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当然是真败退了,要是假败退,怎么可能骗得过布拉赫,不过正因为是真败退,于禁的战损在迅速的攀升, 甚至连杨驮、赵真、倪婴这种顶级老兵都陷入了死战之中。
不过也正因为这些神仙级别的老兵都陷入了这种局面,布拉赫才真正的确定了于禁的状态,这是真的溃败了,不是真溃败,这种等级的老兵绝对在战线之中加强组织力,现在是组织力崩了, 这些老兵被迫出现挽回局势,给战友争取重组的时间。
赵真左手一刀切断了追击过来的秘卫脖颈, 随后直接以力量瞬爆将大刀带着音爆丢飞,重创了追击过来的贵霜秘卫。
“这可真的是麻烦了,别的方面都好说,老子最差的就是生存力了。”赵真面色苍白的看着对面,身后靠着的便是倪婴,而赵真的右臂已经被对面用特殊的武器打了一个对穿,更是伤到了骨骼。
大唐孽子 小说
“于禁这个坑爹货, 才几年没见,表现的就这么差劲吗?老子他妈也会指挥啊,还不如我指挥!”倪婴用三棱刺剑帮忙招架住了贵霜秘卫的匕首, 在周围了没有了战友之后, 贵霜秘卫的战斗力变得非常离谱,在规模的作用下,连倪婴这种老渠帅都顶不住。
“老哥,我来打开通道,天魔解体虽说未能熔炼,但我知道这个天赋的运转方式, 我来打开一条路, 你尽可能撤出去,当然撤不出去,咱们就只能纪念碑见了。”赵真呼吸略有沉重的说道,这周围一圈的尸体,有贵霜,有汉军,然而现在汉军就剩他俩了。
“好。”倪婴也清楚不能拖了,再拖下去,贵霜弓箭手赶过来,一轮箭雨,他们两個人都得死。
“他大爷的,后悔没去当盾卫,我穿个200装甲,起码可以带着弟兄们突出去!”赵真连着三击力量瞬爆强行击杀了对面的练气成罡,在准备启用天魔解体之前,赵真将自身最大的怨念骂了出来。
总之就是想睡的冰川姊妹
没办法,盾卫的装甲对于这些老兵来说,穿上之后灵活度和速度会下降很多,但可以无视很多的普通攻击,赵真这等熔炼有自适应的老兵其实也是可以穿盾卫装甲的, 但他考虑到自己以前是跟于禁混的, 穿盾卫甲胄容易被集火,所以就没穿。
醫本傾城 星星索
结果现在这情况,早知道中军战线会垮塌,连带着战友都会战死这么多,自己也被围攻冲不出去,就该穿个200装甲,那样就算是被围攻了,起码能带走更多人,现在,太亏了。
頑無名 小說
“天魔解体!”赵真的意志高度凝聚,开始强行架构天魔解体天赋,他对于这个天赋其实挺熟的,毕竟和江广、赵英厮混了很多年,可正儿八经的使用还是第一次。
然而就在赵真暴怒的使用了天魔解体,额头的血管暴突,意志打穿自身经脉气血架构,准备彻底引爆自身根基的时候,天穹之中厚重的云气陡然炸成了鱼鳞型的片片云朵,而后一道光辉直刺天穹,天光乍破,云气散乱,布拉赫高吼着冲在最前方,随后白光覆盖了大地。
于禁确实是崩盘了,但也只是汉军中阵崩盘了,一线的盾卫虽说受到了士气的影响,可盾卫的甲胄不会因为士气的影响而产生任何的防御强度变化。
如果说正常的防御天赋是士卒的意志结合天地精气、云气以及自身素质的体现,中阵战败,士气低迷,士卒的意志会出现动荡,外在表现就是天赋强度下滑,防御力下降。
可盾卫不会,盾卫的防御来自于板甲,板甲表示,自己完全不唯心,属于唯物主义,士气高昂了防御不会给你增加,士气跌落了,防御也不会给你减少,懂不懂什么叫做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盾卫的板甲就是这么一个东西,所以中军垮了最多是伤士气,不影响生存和防御,甚至布拉赫要玩命和盾卫卷,拖时间拖得太长,搞不好最后赢的会是盾卫。
故而当布拉赫确定于禁是真的中军崩盘撤退,自己距离于禁三四百米,盾卫距离于禁五六百米的时候,布拉赫是有些愤懑于自己之前畏首畏尾,早知道就应该玩命冲于禁。
毕竟于禁军团崩盘是崩盘了,但于禁军团的顶级老兵还在玩命阻击,绝对能拖住布拉赫麾下的进攻效率,哪怕布拉赫放弃围剿这些神仙老兵,专业追袭于禁,按照效率来讲,也有些不够。
大概率上来讲,应该是布拉赫的枪骑兵追上于禁的时候,汉军的盾卫也抵达了,哪怕布拉赫对于自身很有信心,想要在盾卫的封锁下干死于禁,说实话,这个是真的不现实。
然而眼见着大获全胜就在眼前,眼看着就能跨过恒河,截断汉军中路,彻底奠定全局的胜利之机,布拉赫岂能放弃。
毕竟于禁的战线是真的垮了,虽说旁边还有其他的汉军,但除了盾卫,布拉赫眼前再无任何敌手,于是布拉赫干了。
军团天赋彻底绽放,天穹之中的厚重云气受到了超强的冲击,撕成了片片的鱼鳞状,很明显哪怕是布拉赫那堪称对于云气特攻的军团天赋,在这种离谱的云气压制下,都无法彻底奏效。
不过饶是如此,贵霜枪骑兵的战斗力也暴增一大截,迅猛的朝着于禁的方向冲了上去,然而面对这一幕,于禁不仅没有慌张,甚至笑了,笑的很开心,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伴随着布拉赫的天赋冲击,云气架构被大幅冲散,徐庶也得以启用了之前准备好的军阵,哪怕只是临时性的军阵,但在布拉赫先手的情况下,直接撕碎了那厚重的云气。
这一刻布拉赫什么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一道苍白的光柱朝着他的方向碾压了过来,随后整个天穹都像是被数米粗的光柱所覆盖,贵霜的枪骑兵战线,贵霜的弯刀突击手战线,一片惨白。
哪怕精锐天赋在疯狂的抵抗军团攻击,但是面对八十四发军团规格的打击,贵霜的士卒甚至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彻底淹没。
所有的抵抗都是有一个上限的,就像布拉赫对于云气特攻的天赋一样,面对相当于百万精锐的云气,布拉赫拆解云气的天赋也只能略微撕碎云气,而不是彻底的将云气清空。
同样军团对于军团攻击的抵抗能力,也有一个上限,也许精锐军团的抵抗能力更强,再怎么强也顶不住八十四军团攻击的碾压。
八十四响不带停止的轰爆声,伴随着太史慈的喘息停止了下来,而这个时候汉军和贵霜士卒甚至停止了战斗,覆盖十余里的战场都因此而安静了下来,那上百米长,近百发的恐怖军团攻击,整个战场不分敌我,都看的非常清楚。
“杀敌!”全场寂静的时候,赵真爆发出来了惨烈的呼声。
赵真在开启天魔解体的后半秒,太史慈的军团攻击开始了,打完之后,全场寂静,赵真也沉默了,但沉默了半秒之后,赵真感受到了天魔解体那疯狂的反噬,当即惨呼。
能不死,谁想死啊,赵真今天干掉的精锐,还有于禁这一手诱敌之计成功,中阵活下的士卒可都是大功,对于赵真而言,可是凑够九级爵位了,活着回去那就是吃香的喝辣的,我要活下去,救命啊!
赵真怒吼着朝着面前的秘卫杀了过去,而秘卫士卒迅速撤退,因为在他们前方数百米处,以及他们旁边几百米处,到处都是深坑,哪怕是他们距离太史慈主要攻击的区域比较远,也难免会失手波及。
这种混乱的战场,太史慈能勉强把握住军团攻击轰杀的范围,都还是因为无当炸了很多年的山之后,又修了整条克拉地峡运河。
“全军出击!”于禁大声的下令道,说实话,看着距离自家不到两百米处的深坑,于禁也挺慌的,他觉得这次打赢之后,得请太史慈喝酒,这家伙是真的低调,这种攻击谁能顶住。
至于布拉赫,于禁看了看那个大坑,能找到点东西大概已经算是布拉赫运气好了,军团攻击的威力有这么扯淡吗?
其实并没有,扯淡的军团攻击是因为布拉赫扯开了云气压制,而徐庶用之前早早布置的军阵短暂性的彻底消除了那一区域的云气,以至于太史慈真正打出了84发完全没有削弱的军团攻击。
要知道集团作战的军团攻击,可比个体武将的军团攻击残暴太多,类比的话,大概接近于吕布当年心劫无穷爆发的时候,一发巨大方天画戟,直接修改了地图,军团使用的军团攻击更接近于这种。
只不过对于大多数军团而言,这种使用军团攻击的方式不值得,因为每一击都代表着军团整体的精气神的消耗,开战打几发,整体的战斗力直接掉几层,而在有云气庇护的情况下,普通军团也是能抵消这个东西的,而且对于普通军团也就撑死造成几百的伤亡。
可那是对于正常的军团而言,无当不是正常的军团,无当是专攻军团攻击的军团,四十二发的军团攻击,在有云气庇护的情况下,都足以击败一支禁卫军了。
当然这指的是禁卫军挨了这么多发军团攻击,无法判断对方战斗力被迫撤退的情况,如果挨了这么多发军团攻击,损失了大半的人手,依旧对无当发起攻击,那无当只能被锤死。
毕竟无当所使用的精锐天赋,一个是用来加天地精气调用的,一个是用来加耐久的,但这种耐久更接近于战斗续行,也就是所谓的明明精气神已经消耗一空了,可还是能再支持一会儿。
可这种情况下,基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了,别说被一千禁卫军围攻,就算是被一千正卒围剿也会损失惨重。
故而从某种程度上讲,无当也属于那种需要高端将校操控着使用的军团,长处非常明显,短板同样也非常的明显,什么时候使用,怎么使用都需要好好思索。
可这指的是正常情况下,太史慈指挥无当是不正常的情况,太史慈的存在将无当强行拉高到了足以镇压复数禁卫军的程度。
这也是这么多年太史慈对于自家军团天赋的开发只注重于连击的威力,而不注重连击的数量。
太史慈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军团天赋可以往连击数量方面开发,让二连击变成三连击,但还记的当初太史慈第一次用军团天赋叠加军团攻击时的情况吗,打出去一个大型的军团攻击,带了一个小的。
军团攻击这种东西,小的比大的更容易抵消,所以太史慈选择了只追求威力,时至今日,无当军团打出的军团攻击,在太史慈天赋的加持下,可以附带一个更大的军团攻击。
没错,不是同样大的军团攻击,是更大的军团,起码大了30%。
从某种程度上讲,太史慈也算是极少数将军团天赋堆积到足以对三天赋都有用的稀有人才了,虽说无当不是三天赋,但在太史慈的率领下,打禁卫军,可能比大多数的三天赋更有效率。
最起码,第十骑士、铁骑、第一辅助,基本都不可能有这种打禁卫军的效率,恐怕唯一有可能有这种效率的也就陷阵营了,可问题在于陷阵营啥情况,无当啥情况。
“敌将已死!”于禁大声的宣告道,“全军反击!”
贵霜士卒面对这一幕几乎崩盘,那璀璨的军团攻击光芒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在那种程度的打击下,就算是内气离体又能如何?
“你确定他死了?”太史慈喘着气询问道。
“我看他连人都没了,应该是死了,你的意思是说不定会复活?那家伙的观想神根本不可能超越。”于禁一边指挥,一边皱眉询问道。
“我的意思是那可是个内气离体。”太史慈摆了摆手说道,“说不定还有什么秘术躲过一劫,我们能用他来开城门。”
死是肯定死了,这种规格的攻击下还没死的恐怕真就只剩下那么几个零星的破界了,毕竟连平原地形都给打成了一个坑,现在地下水正在往出冒,就算捡拾一下,恐怕都拼不起来。
所以太史慈的意思很明确,你说布拉赫死了那不是亏了吗?伱不会说我们俘虏了布拉赫吗?
相比而言,敌方统帅被俘虏可比地方统帅战死更有杀伤力,前者会极大的动摇军心,让士卒生不起战斗的想法,而后者士卒虽说同样会被极大的的动摇军心,但说不定会触底反弹。
“你觉得对面会有人信吗?”于禁一边整肃战线,调动士卒反攻,一边看着太史慈询问道,“虽说贵霜人脑子有点问题,但我不觉得他们会傻到认为布拉赫能在这种情况下活着吧。”
“哼哼哼!”太史慈冷笑了两下,伸手抓住一个士卒,然后硬生生的将之变成了布拉赫的模样,“那只是你的认为,你看这不就是布拉赫了吗?说不定布拉赫运气好。”
于禁嘴角抽搐了两下,点了点头,这个说法很有点意思,了解了。
“抓住布拉赫!”于禁大声的下令道,他已经彻底明白了太史慈的意思,打死了布拉赫,贵霜现在肯定是溃败跑路,汉军也很难解决贵霜的大部,这地方对方各种跑路的方式,起码能跑掉一半。
毕竟主战线处于僵持,而且是汉军回撤的态势,现在汉军逆转攻势,贵霜要跑,汉军还真不好抓,到时候肯定会跑掉一半,毕竟盾卫这兵种没有什么速度类型的天赋,机动力和贵霜差不多。
在这种情况下,最多也就是依靠弩机打几波平射,之后抛射对于已经溃败的士卒而言基本没啥用了,概率性的击杀纯粹看脸而已。
这么一来,汉军是为了功勋努力的抓俘虏,而贵霜是为了生存玩命的跑路,跑掉一半的问题不大,毕竟汉军并不是封锁性的延伸战线,而是普通的方阵,在封锁和追击方面非常一般。
可换成布拉赫活着,那贵霜士卒起码就会有一个主心骨,天然的会向布拉赫靠拢,当然这主要是因为贵霜现在士卒也基本都是正卒骨干,基本的素质还是具备的,所以有一个布拉赫在,才能俘虏,击杀的更多,而这将为下阶段钵逻耶伽攻城战打下坚实的基础。
太史慈身边来自于北贵的士卒有些懵,但在太史慈的指挥下,还是赶紧跑了出去,演戏而已,他还是多少懂点的。
“撤退!”布拉赫用惨烈的吼声传递着信息,证明自己还没有死,原本溃塌的贵霜士气多少往里面注入了一点点的希望,而卡拉诺那边虽说有些疑惑,但兵荒马乱,也没法确定,只能率领本部以及周围属于赫利拉赫的弯刀突击手迅速撤退。
与此同时身受数创的杨驮躺在战场上大笑,沃兰德最后还是未能击杀自己,太史慈的轰杀,让沃兰德只能选择撤退,活下来了,刺激,简直是太刺激了。
“笑个屁,起来追杀。”倪婴扛着已经扑街到全身暴血,半死不活,强行停止天魔解体,都快翻白眼,但就是强撑着没死,随时都能完蛋的赵真追到杨驮旁边,上去就是一脚。
“你丫的看看我身上的伤!”杨驮被倪婴踢了一脚,吐了口气血,颇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语气。
“没死就赶紧操控俩人将你抬过去追,这个时候你的天赋起码能顶一个百人队的精锐。”倪婴没好气的说道,不就是胳膊腿受了点伤,你不会用你的连动天赋捕捉几个人将你抬上追过去?
星太奇
“你这操作让我想起来我的老百夫长。”杨驮艰难的爬了起来,刚好有一个弯刀突击手从一旁跑过,顺手用天赋强控,将自己搀扶了起来,勉勉强强也算是站了起来。
实际上杨驮很清楚倪婴找他来是干什么,站起来之后就动用连动天赋,深入操控赵真,保证赵真的心跳呼吸和自身的状态完全一致,甚至更深层的操控肌肉神经,血管血液,保证赵真状态稳定。
眼见着杨驮爬起来,赵真身上的伤口快速的弥合,呼吸也趋于稳定,倪婴安心了很多,天魔解体这玩意儿,真的不是正常人能玩的,起码赵真开了一波,就差抬走了。
“说说你家百夫长的事情,我也不追了。”倪婴一屁股坐下,他受的伤也不轻,但比赵真好的一点就在于,他的意识很清楚,所以伤势还能控制住,所以眼见赵真的身体状态被杨驮强行稳住,胸中的那口气也就散了,顺带他也明白于禁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至于说恨于禁,倒是一点都没有,毕竟前来当兵的就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于禁能一口气速胜,哪怕造成了一定的人员损失,也强过反复争夺战场时的拉锯战造成的损失。
经历过太多战争的倪婴、赵真等人都知道,能速胜,哪怕冒险也要尽可能速胜,拖得时间长了,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意外。
“我的连动天赋还是老百夫指点的,他当初来恒河这边参军,走的时候还说搞个吹拉弹唱的队伍,弄个棺材,他躺在里面,操控其他人抬棺,这样绝对安全什么的。”杨驮带着几分缅怀说道。
“结果呢?”倪婴闻言先是大笑,觉得甚是有趣。
“结果棺材刚制作出来,他就进去了。”杨驮叹了口气说道。
“这可真的是……”倪婴叹了口气说道,“他应该没有你强。”
“以前比我强。”杨驮心平气和的说道,他们见惯了这种事情,心态早已非常平稳,“于将军这一手,确实是厉害。”
何止是厉害,于禁这个时候几乎已经将布拉赫率领的军团整个杀穿了,假布拉赫吸引了不少的注意力,导致贵霜士卒跑路的时候多少有些分心,结果被薛邵的白马义从抄了后路,全军士卒或是跳河跑路,或是投降,战死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