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大秦:朕都皇帝了,你讓我造反?-第五百四十三章:囚車中的囚徒鑒賞

大秦:朕都皇帝了,你讓我造反?
小說推薦大秦:朕都皇帝了,你讓我造反?大秦:朕都皇帝了,你让我造反?
“这些秦军到底想要作甚!”采墨逐低声骂了一句,想要借此来平复一下自己躁动的心!
时间开始感觉变得缓慢起来,缓慢的让人有些难以忍受,远处的马车黑点越来越大,直到在廊上城外的数百步内停下,数名护卫在一旁的秦军骑兵,继续高举着他们手中的武器慢慢策马而来。
哒哒哒1
马蹄声清脆的脚步就像是以免在轻轻敲打战鼓啊,敲击在廊山城头人们的心上。
咕噜。
无数人都看见这样一幕之后,压抑的吞下了一口口水,他们都在心中都开始默默祈祷起来,面对这样的事情做他们也是人,必然会对强大的事情感觉到害怕。
“愿神保佑我廊山城,天佑夜郎!天佑夜郎!”采墨逐听见自己耳边传来一阵细微的颤抖的祈祷声,他转过头才发觉,自己身边的采墨奇竟然因为过度紧张导致了他的脸色发青,身体都在不可抑制的正在微微颤抖着。
采墨奇的紧张神态让采墨逐想起了自己第一次上战场的景象,也是因为害怕而不知所措,不要说这去拿起弯刀杀人,就是敌人在什么地方他都不知道。
只是跟随在众人的身后,不断的嚎叫的冲上去,最后是莫名其妙的杀了一个人。
那种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和鲜血淋淋的场面让他好几天都吃不进饭。
“阿奇,无需紧张,没有什么可怕的!”采墨逐故作镇静的笑了笑,手掌拍了拍采墨奇的肩膀安慰的说道:“杀人也就是这么回事,杀人如杀猪屠狗!你所要做的额,就是举起自己的弯刀,朝着秦军砍过去!”
“真的就那么简单?”采墨奇睁开双眼,他满是疑惑的的眼睛带着求助,看采墨逐问道:“那倘若对方不是军卒呢?也要杀吗?”
“当然!你要记住阿奇!无论你的前方是谁,在没有停止战争之前,你面前的人就只能是你的敌人!无论他是否是军卒,你都不能中途停下来在,因为他不死,死的人可能就是你!”
采墨逐脸色沉重,他故意让自己看起来很是严肃的说道:“还有,你手中还的弯刀就是你的第二条命,无论别人再怎么样打你,杀你,你都不能放下玩到啊,弯刀是你的武器,要是你的弯刀丢下的话,死的那个人必然就是你!”
呜~~呜~~
长鸣的号角声让在采墨逐的脸色一沉,刚才还在与自己的族人说着话,现在被打断,城外的秦军军阵开始缓缓的移动。
“大风!大风!!大风!!!”
城外整齐的秦军军阵开始发出震天的吼声,万人斩齐声大吼的场面,加上那黑色的甲胄,如同遮天蔽日一般朝着城墙上遮盖而来。
“这…这…”一名城壁上的军卒这样强大的压力面前,直接丢弃掉了手中的弯刀,朝着后面跑去。
站在城壁上巡视的一个将军,在看到这名军卒之后,毫无犹豫的一刀砍在了军卒的胸口上。
只听见准军卒不惨叫一声,鲜血飞溅,军卒不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将军,身体摇晃了几下之后,便被这一名将军直接踢飞了出去。
“战时逃者,下场犹如此人!”将军冷漠的朝着周围的人大喊道:“夜郎国人没有不战尔降军者!擅自后退,必斩之!”
城头上的所有人这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采墨逐的眼睛在这一名将军的脸上扫了几眼之后,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然后回过头继续扫了一眼城头上的军卒。
这些军卒几乎都是以部族之前为纽带而行程的战斗力,当他们看见这个军卒被自己杀的时候,有不少人眼中看着那个杀人的将军,满脸都是杀意。
采墨逐一看就知道这些人想要干什么,于是便直接开口说道:“不要乱动!特别是你们,不要冲动!站好自己的位置!”
那个将军是网上派来的督战官,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就连采墨逐都觉得没办法,这是督战官,王上的心腹,要是现在任由其他人哗变,那作为主将的他,必然也是因为作战不利会让自己的族人收到牵连!
“不想死,就给我乖乖站直了!谁要是动了,那就是害了其他人害了所有的兄弟!看见后面的箭塔没没有,要是再闹的这话,必然要哗变!你们想要哗变吗?”采墨逐的话语当中满是深意,他当然知道这些人想要做什么,但是他不能放任,因为这些几乎都是他部族中的族人!
听见采墨逐的话,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城守们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
佐仓太喜欢我了
我尊敬的棒球部前辈变成女孩子,与我之间的纠葛
现在有督战官,他们有着自己的卫队,这些人封死了他们这些的退路,要是哗变,那自己的部族可能就真的不保了!
“停!”城外高举旗帜的骑兵在在吊桥外面停了下来,这是一个黑发的年轻人,身上穿着禁精钢制的甲胄,皮肤是健康的古铜色,但是脸上却是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剽悍。
他扫过了一眼城头,凌厉的眼神让城头上所有的夜郎守军心中一紧,虽然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这样的这气场还是让人忍不住颤抖。
“我是大秦的使者,我代表我们将军为诸位送一份厚礼!希望诸看见之后能够欢喜!”
钟显说出了这句话后,朝着身后挥了挥手,众人质监站硕大的黑色马车开始缓缓靠近吊桥。
城头上的采墨逐和一帮守军都伸长了脖子去朝着马车看去,双眼满是期盼,脑海中不由的猜测这马车里面的人到底是谁!
钟显看着城头上那些人的表情,嘴角满是冷笑着对着身后的侍卫骑兵们说道:“来吧,让他们看看这一出好戏!撤布!”
唰!
多同阿赞不耐的躺在马车中,背上的伤口,让他更喜欢趴着。
现在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便一下坐了起来,然后便是眼前一片大亮,让他本能的眯起了眼睛。
“怎么回事?”多同阿赞站起身,剧烈的光纤刺激着他的眼睛不断的留着泪水,过了好一阵才开始逐渐的看清楚眼前的事情。
他发现刚才包裹在马车四周的黑布已经被人撤去,露出了一根根坚固的黑色栏杆,因为里面有着黑布的原因,多同阿赞在一直没有发现。
等到他现在发现的才知道自己一直坐的‘马车’,竟然是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