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崛起,從1900開始 線上看-第342章 民心所向新思路看書

崛起,從1900開始
小說推薦崛起,從1900開始崛起,从1900开始
不过,陈天华仍然坚持不滥杀无辜,一人做事一人当,个人犯罪祸不及家人。
只要没有恶行,这些罪犯的家里人,生命和生活还是能够得到保障。
这一点也让广大官兵和老百姓很感慨,这位大人物做事情是有底线的。
陈天华从不信斩草除根之类的屁话,有这种为报父仇,卧薪尝胆,算是有报负的人,至少被他瞧的起,像个有血性的好汉。
有本事有胆量那就放马过来呗。
搞清乡运动,一次性要枪杀五六十人,这种场面除了战争,在这个穷山僻壤之地,还真没有发生过这种血腥场景。
从头到尾,从清晨开始行刑,这些没有近距离开枪杀人的警察兵士,搞到都是双腿直哆嗦,脸色苍白。
有不少人枪都举不起来,个别的还就吓得晕倒在地。
没办法,轮换呗。
很多人看完行刑过程后,当场就吐了个稀里哗啦。
头部被开瓢的一幕让大家觉得难以承受。
于是,三天之后,槐坎镇郊外后山增添了几十座坟墓。
哭爹喊丈夫的、咀咒叫骂声不绝于耳。
一周后,槐坎镇的第一批镇公所官员和工作人员,得到了临时任命。
奇怪的是,任命书是许云媛签署的,她的头衔是:槐坎镇及周边地区首席地方政务官,还不仅是槐坎镇镇长,比这位置还高。
末日遊俠 小說
一个留洋回来的富家女,从此走上了政坛,这点许云媛做梦也没想到过,但陈天华慧眼识珠,大胆任用。
妇女能顶半边天,当以槐坎镇开始。
一夜之间,让陈天华从一个过路租房者变成了永久性的房东,从一名炒股的操盘手变成了大股东。
这么大的角色变化,是因为罗二虎、李兴鸿他们几位心腹的一番进言所诱惑的吗?
显然不是。
男人都喜欢权、色、财、气,陈天华当然也不例外。
在他身上,权力和控制欲明显是占据了最主要的位置,应该说是大半吧。
纵观他的前世今生,他的征服欲望是从骨子里生长起来的。
朕决定解散后宫了
所以,当罗二虎的三言两语一说,像是一堆干柴碰上一根小火柴棒一样。
“嘭…”的一下,燃起了他心头的熊熊大火。
但陈天华又是个比较理性的一个强者,他讨厌被烦事缠身,许多时候他并不喜欢站在最前面,而是喜欢幕后操纵。
由此,陈天华决定,即便是掌控了煤山、牛头山,乃至整个广德山脉的一部分地区,那么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政府领导人,也不会是他。
除了上面的因素之外,那样将会造成万众瞩目的局面,限制他的个人发展。
以后他还要做许多自己喜欢的事情,绝不能被这个身份,或者说这个山谷所束缚。
槐坎镇的官员和公务人员,将负责这个小镇的重建工程。
例如调查人口的数量、职业和家庭组成,丈量土地和山地面积,联系筑建公司,筑群道路和房屋。
指挥部下辖有筑路总公司,调整二支筑建工程公司过来就成,这一点都不难。
登记困难户和老人,准备发放救济金,镇公所暂时在司令部大院里办公。
按照指挥部以往的构想,槐坎镇将会大批建造砖木结构的新式建筑,有别于山区的石垒房屋。
包括镇政府、军人宿舍、商铺、学堂和医院等等。
这里建筑材料齐全,石灰石厂,砖瓦厂等第一个窑炉已经升烟,可以满足当地建筑需求。
异世灵武天下 禹枫
当然,他们准备聘请专业的设计师做设计图,这项工作等到煤山镇的事情结束后,再来解决也不晚。
新上任的镇长名叫郑坤,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毕业于杭州西湖边上的求是书院(浙江大学前身),是土生土长的槐坎人。
他从浙江著名的求是书院毕业后,曾经在湖州知府衙门任职,离官之前担任过衙门工房总办,算是个六品官员,从政经验比较丰富。
官场可谓是步步杀机,在这个大染缸里混,难免会遇到排挤或者陷害这种事情,毕竟人人都想着高升。
对于阻挡自己的人,手段那是无所不用其极,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人人都看到胜利者的光鲜,谁还记得失败者的垂头丧气呢?
而这位郑坤先生自恃有能力,晋升过程中手段技巧方面有点不太在意,于是,就很不幸的中招了。
在被竞争对手打败,失去了升迁的机会之后,他一怒之下,回到了家乡槐坎镇定居。
因为出身本地的大家族,槐坎镇的地方势力龚氏家族也不方便对他怎么样,聘他为镇参议,逢年过节还送点钱物上门,以礼相待。
他这人很热心,以前经常为老百姓和龚氏家族们交涉,所以这次公推,他就被一致选为槐坎镇的第一任镇长。
新军有二个连队肯定是长期留在槐坎镇,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煤山镇那边的关系很微妙,忠义堂的彭左派人送来了不少慰问品。
而煤山镇镇长大人沙勒,同样对新军嘘寒问暖,送物资和粮食。
俩边势力对于新军扩大牧马场之事,都是鞍前马后的献殷勤,划地盘,找牧民等等。
陈天华对于彭左和沙勒等人的献媚,那里是心知肚明,他明确告诉手下人,送物资来咱们照单全收,谁也不得罪。
在那边的事情没有爆发之前,他还不想节外生枝,给两边一个保持中立的姿态。
他除了要求指挥部照旧筑路,牛头山矿区加强开矿之外,他安排李兴鸿秋后的主要任务,就是扩建牧马场和驻军的集训工作。
除了之前需要回炉重新锻炼的那五百多人,还有两百多个牧民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根据牧马场的场长介绍,场内牧民除了放牧,还需承担护卫牧场马匹和牛羊安危责任。
这放牧场是无边无际的,满山遍野,林子里都是场所,而战马尤其不适应圈养。
所以,牧场里除了妇女和老人,年轻的牧民就是民兵。
这是老百姓们感激新军的自发行为,保卫自己的家园嘛,年轻人满腔热血容易冲动。
陈天华非常认可这种民心所向,以及牧民的民兵建制,有点像后世的新疆建设兵团。
这种思路应该加以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