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廢土梟雄笔趣-第二百八十三章 綠燈特權閲讀

廢土梟雄
小說推薦廢土梟雄废土枭雄
小六子和嘉雷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没动声色的看着四叔有点发愣。
“看着我干啥啊?你们就给我拿十万,人家这边规矩都是半子利的给,我再给你们我就白玩了知道吗?不行算了,龙啊……我看看别人家!”
说着四叔就要站起来走。
贾龙着急的看了一眼小六子和嘉雷之后赶紧站起来拉着四叔。
“干啥啊四叔?我们这边没说是小家子气吗?他俩是让你的利息给吓傻了,我不撒谎昂……这就是你跟古叔在这说话了,要是别人的话这么抬钱我们都得以为他是吹牛比呢,刀早都扎嘴上了!”
贾龙这么一解释的功夫,小六子和嘉雷也全都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
小六子二话不说的站起来说道“你是龙的长辈就是我的长辈,我不签手续了,雷子亮货!”
嘉雷直接拉开自己的衣服,一件缝满了兜子的马甲上面插着全是现金,直接呈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四叔您点点,随身我们都带着这些玩意,多了少了的您说话就完了!”小六子一边伸手从马甲的兜子里面往出掏钱,一边对着四叔说道。
“卧槽,作风有点像北边的蛮荒子啊……”四叔笑呵呵的叼着烟伸手就开始差钱。
老古挺不高兴的骂道“什么瘠薄话呢?你在北边吃大葱蘸酱的时候还不如蛮荒子呢,急眼了一车货都瘠薄不给你!”
“嘿嘿……”四叔咧着嘴笑着,也不搭理老古。
很快四叔就点完了钱,随后跟小六子握了一下手之后说道“三天之后等我电话!”
“好说四叔,您忙着,下次见面我请您吃饭!”小六子客气的说道。
没一会老古就跟四叔一路走了,而贾龙和小六子还有嘉雷三个人上了车之后全都默契的沉默了下来。
良久之后小六子才开口对着贾龙问道“你四叔看样子好像挺有实力啊?”
“有个屁的实力吧,他老早就跑北方去了,在那边也狗屁不是,这不是趁着鲜龙城的军阀占领了燕京府之后开始往咱们这边渗透做生意了吗,这才想着说找关系挣点钱,那个古叔你们知道是干啥的不?原来是个瘠薄监狱里的卒子……我四叔让他收拾过……”
“卧槽,这北方啥人都能算作人才哈?三天半子利的话说实话还挺硬的,不过能不能是忽悠咱们啊?这钱拿出去了我就心里不托底呢?”
异世界的主角是我们!
嘉雷的话说完,无疑也把小六子心里的担忧说了出来。
贾龙这个时候笑着伸手一搂两个哥们的脖子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不信自己一把拼一拼,死前再后悔喊阿弥陀佛可就没用了,三天之后咱们去羊城就完了!”
“行吧!去医院吧,我看看我媳妇!”小六子无可奈何的说完之后朝着车窗外面看去。
而另外一头,贾龙的四叔拿着十万块钱跟老古立刻就开车一刻不等的回到了羊城。
羊城这边因为有焦横坐镇呢,所以厂房的事情已经敲定了,焦横这边更是不客气的跟白显宗要人开始布置厂房。
并且在白显宗的帮忙下收了不少的大货车,这些车就是为了让北方的物资车过来之后快速转运物资的。
老古带着四叔回到羊城之后安排他开始休息,自己则是马不停蹄的开车去了厂址,找焦横去了。
抱紧我的小龙女
物资转运站里,焦横满头大汗的亲自指挥着,受过伤还没好利索的嗓子沙哑的不行,但是却也一刻不休息的尽心尽力。
不通气的鼻子 小说
离老远老古都能听见焦横用尽全力的嘶吼声,笑呵呵的走过去之后伸手一拍焦横的肩膀问道“那边货出发了吗?”
“出发个屁吧……最起码得一个礼拜!”焦横看见老古回来了,擦了一把汗之后骂道。
“啥玩意?一个礼拜?一个礼拜踏马的我都凉了……不行不行……我得给安总打个电话!”
说着老古立刻就拿起电话摇了起来……
鲜龙城新修的合众宴会大楼外面,安生和唐朝还有王朗三个人正带着安全帽,在大批大批的安保人员保护下参观者由原来刘家军部改装的宴会大楼。
“以后这地方咱们三来开会,门前这个池子就整上点那个穿的贼少的小姑娘,然后我让人给漠北那边专门养来吃肉的羊整来,这帮小姑娘游累了表演的差不多了就开始给咱们烤肉,一般人也能让他们参与进来,但是进来必须花钱买门票,其他的服务项目另外收费!”
打死不放香菜 小说
唐朝这个老不正经的玩意张嘴就是这些带着荤腥的段子,而安生和王朗却此时笑吟吟的听着还挺有意思的感觉。
忽然一边的张三走过来,伸手把安生的电话递给了他。
安生接起来之后问道“说话?”
“安总,物资还不出发?我这边就三天时间!”
“三天时间?”安生一听是老古的动静,再听见老古说的三天时间,明显一愣,随后立刻捂着电话扭头对着王朗和唐朝问道“你们的物资能今天出发吗?”
“卧槽,漠北的都在路上呢,一周之后能到吧!”唐朝想了一下之后说道。
“我的也在路上,不过我的可以直接改路去粤府,咋的了?着急要啊?”
“太踏马着急了,直接改路往粤府走,三天之内务必要到位!”安生大手一挥的说道。
“那还研究个瘠薄的享受了,先挣钱再说吧……”唐朝一听见物资的事情要的着急,赶紧转身对着秘书团里面的成员勾了勾手指头。
而王朗则是立刻也给王汉阳打了一个电话,催促物资改道的事。
安生看两个大佬都这么配合,笑着转身拿着电话问道“能安排明白吗?”
“三天之内物资到了我就让你看看我啥成色,你要说打打杀杀我不行,但是你要是说让我玩玩心眼子,你看除了你谁能玩过我吧……”
“哈哈哈哈……行,我的等你的好消息,所有的一切我都给你开绿灯!”
“那稳妥了!”
老古笑着说完就跟安生告别,随后挂断了电话之后牛逼的掐着腰看着焦横。
“行啊,一把手都得给你放权,以后你得骑我脖颈子上面拉粑粑了吧?”
“那不能横子,你就记住天生我材必有用就完了!”
焦横看着老古这个样子,发自内心的笑了笑之后继续指挥工人干活,而人家老古则是同样露胳膊挽袖子的加入到了干活的行列里面。
就在安生跟老古通完电话的当天晚上,大批大批装载着药材和矿物的车队从北方各地蜂拥前往粤府地区。
一路上身上有些司机说,货车车队因为太多只能缓慢前行,有些宽一点的车道上面两台卡车都能并排前行的同时让人听见纯正的东北话聊天。
“哎?铁子你去哪的啊?”
“卧槽,去粤府的吗,羊城!”
“啊,姆们鲜龙城那嘎达的!”
“哎呀老铁,俺们金州那撇子的……”
这一刻,让很多北方人不敢想象的南进运动开始了,而一口地地道道的大渣子味北方话,也从这一刻开始遍布整个南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