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我家貓咪嫌我太菜,帶我打穿驚悚遊戲!笔趣-第七十九章:親情!讀書

我家貓咪嫌我太菜,帶我打穿驚悚遊戲!
小說推薦我家貓咪嫌我太菜,帶我打穿驚悚遊戲!我家猫咪嫌我太菜,带我打穿惊悚游戏!
“天哪!他们是不是疯了?!”
“为什么他们把惊悚币又全送给鬼神了?”
“傻了吧!这叫枪打出头鸟,总得有人站在风口浪尖上!”
“懂了懂了!这是要拿鬼神祭枪啊!”
苏江东山惊悚排行榜上,原本第三关第一波的玩家们,一小时不到的时间里,竟然有五十多人甘愿贡献出自己的惊悚币给鬼神,如此一幕确确实实是惊到了不知情的人们!
“惊悚币,有什么用吗?!”
“除了能买鬼神攻略外。”
于苏江大桥下的李元,抬头望着血红色的惊悚排行榜,黝黑的面庞似完完全全地隐没在了昏黑的夜色中,要不是他刚刚从大老远的商店里买了一盒烟,并现在点燃其叼在嘴里,恐怕无人能知道这里还有人!
哪怕是最熟悉的棒槌,也不能认出,毕竟比起肤色,棒槌可比李元白多了,当然这是在仅此对比之下。
“哦不对!5个惊悚币还能买盒烟!”
“不花钱能买到烟,这倒也是个好事!”饥渴难耐的他,颇为享受地吮吸着嘴里的香烟,觉得这是一大幸事!
吃过穷酸苦日子的他,钱这东西,比他的命都重!
这么想着,他脸上的笑容越发多了起来,“那我还能再买两盒烟!”
絮絮叨叨地,满鬓花白的李元,轻轻地挪了挪自己的那副半面眼镜,他仔细地瞅了瞅惊悚排行榜,似有些看不清!
随后又从那间捆绑着娄云的,满是黑苔腐朽味的瓦房里摸索着转到了二层楼梯口,“棒槌!给她松松绑!”
“别特么都松了!”
“嘿嘿嘿~”
“嘿嘿嘿,明白明白,她可是元哥的婆娘嘛!”棒槌乐呵呵地以为,然而这一次李元懒得搭理他!
因为他现在有一件比娄云还要重要的事,“大鹏在哪呢?”
“哦!看到了看到了!300多名呢!”
“500惊悚币,就这么一下子给鬼神了?!”
“哎~”虽然正如他所想的,惊悚币除了买攻略,买烟以外别无他用,但自家儿子的积攒了这么长时间的东西一股脑的全给别人,他这个当父亲的心里,还是难免有些不好受。
稍稍瞥了一眼被自己裹藏在胸口处的破旧老怀表,李元脸上的焦急越发明显,“还有三个小时了!”
心中默念着这一切,李元知道,娄云的口里有关乎大家伙存亡的具体消息,毕竟第二波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是亲身经历者!
但是他不想亲自去问,去逼问,甚至是对她用酷刑!
因为他问出来的那一刻,便彻彻底底的注定了杨鹏不会再亲自来一趟,而他不问,那杨鹏必然会来。
更何况,娄云既然知道杨鹏手里有老怀表的事,其实也能一定程度上表明她和大鹏的关系不错,总之只要他对娄云的了解越深,对她和大鹏之间的认识越深,他便越下不去手!
“给他打个电话吧!”
被松了绑的娄云,一看到李元露面第一时间便是伸进口袋摸索烟,当场开口道。
猝不及防的话语,让李元有些呆滞,“我也要抽!”棒槌丝毫没有意识到此番场景的窘迫,正乐呵呵地跑向他,李元就像是一个木讷的机器人一样,任凭棒槌如莽夫一般从口袋里摸索出烟。
“给他打个电话吧!”
闻香识妻
“就像我为了小萌被你们绑一样!”
“哎,谁又能保证下一次自己还能活着出来?”娄云倚靠在斑驳褪了皮的石柱上,眼里有的,尽是对活着的奢望。
“所以!打个电话吧!”
“就说,我要告诉他怎么存活下来,并且有东西给他!”
“但是,必须是杨鹏亲自来!”
“否则我是不会给的!而且我敢保证,没有我这东西,肯定都活不了!”
娄云一下子提高了音量,声音如席地而卷的飓风,席卷着李元整个心脏,死亡率的递增,死亡人数的剧增,他不瞎!
我 女婿 的 女人 好看 嗎
凌七七 小说
他也不傻!
从东山省猎梦惊悚排行榜又扩散到苏江省,下一波进入玩家50000人,这其中有多少能活着回来,压根没有人知道!
所以他明白娄云的意思,也明白娄云身为一位母亲,为了自己亲生女儿的心安,也为了让自己心安,到底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敢再一次揭开六年前的剧痛伤疤,让所有人再一次地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棒槌!打!”
“给大鹏打电话!”
李元摸索着一半的手,一下子缩了回来,娄云看到,他并没有拿出烟,但是他的手里却紧攥着一个老旧掉漆的怀表。
隔着老远,哪怕还隔着昏黑的夜色,但是娄云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个老怀表和六年前大鹏那个老怀表相似,仿佛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父子表!
“鹏哥!是棒槌打来的!”
“鹏…鹏哥?!”
靠山遍地的一处竹林老别墅里,有着一间白色的病危房,当然,也可以说是一处高级VIP私人病房,而杨鹏此刻正一脸紧张地守候在病房门外!
“让一下让一下!”
“赶紧推梅董事长去手术室!”
杨鹏刚想接电话时,被突然破开的病房门以及惊慌的声音扰乱了心神,“都赶紧让路!”
冲着所有守候在走廊内的保镖们大声怒吼,杨鹏额头上的冷汗愈渐繁多,“干妈!您一定会没事的!”
“您一定会没事的!”
看着带上急救氧气被医生慌乱推进手术室内的梅惊泓,杨鹏的心弦一下子紧绷,“干妈待我如子,她不能有事!”
“她一定不能有事!”
“所有人!守护好干妈!”
“我去喊医生!我去把全东山最好的医生喊来!”
望着匆忙跑出去的杨鹏,正攥着手机的光头男司机,一下子满面愁容,“喂!怎么了!”
“她说,只要大鹏来,就告诉他!”
“特么的!大鹏哥也是你这傻子能叫的!”
“赶紧让李元接电话!”光头男司机很明显有些怒意,“让大鹏来,娄云有东西给他,能保命!”
“能保梅董事长的命!”
南北偏北航行
“行!明白了!”对于李元的话,他还是相信的,叹了口气,光头男没有犹豫,也无法再犹豫,只能自己驾驶着jeep车前往。
梅惊泓虽和杨富国是夫妻,但两人至今都未曾有过一儿一女,甚至可以说婚后是无性生活。
因为在梅惊泓的眼里,他们只是事业婚礼,在她的心里,她压根就不爱他,既没感情,那不配要孩子。
相反,比起杨琨,也就是杨富国和前妻的亲生儿子,她更喜欢和更待见杨鹏,也就是杨富国的义子。
这么些年来,她对杨鹏的照顾,已然早已超过了一个干妈的身份,亲似亲生母亲。
这一点,李元也曾在杨鹏身边的跟班口中打听到过。
对她感激的同时,对自己,李元也觉得很讽刺。
嘟嘟嘟~
刺耳的jeep车的喇叭轰鸣声,猝然间从屋外响起,站在二层顶楼的李元一下子慌了神,下意识地赶忙将嘴中的半根烟拔掉,然后掐断头搁到口袋里。
而后边急急忙忙地下楼,边慌里慌张地整理自己的衣着,衣领,甚至…甚至他那一双早已露大拇脚丫的布鞋。
“他来了!”
眼神交会,娄云似从中觉察到了他身为亲生父亲的喜悦和紧张,同时越发肯定了她接下来为小萌做的事!
生死不定的猎梦死局下,让小萌知道自己有亲生父亲和让他认小萌,完全是两个概念。
毕竟万一下一次,她这位母亲,牺牲在猎梦惊悚游戏内呢?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李元一脚踹向棒槌,示意他赶紧去给大鹏开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