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九里香之戀笔趣-第47章 真的想你熱推

九里香之戀
小說推薦九里香之戀九里香之恋
这些年来,黄昏一直试图把这些往事尘封、忘记,可是越积越厚,最后变成一块巨石压在心底,让她快要窒息。她从来没有完整地把这段往事给任何人说过,可不代表就不存在。身边的人知道她跟母亲关系极差,都在劝她放下、原谅,总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要接受父母的不完美”“放过她就是放过自己” ……可是,这让她怎么能原谅呢?
黑暗文明
極品小民工
时隔多年,再次把这事层层剖开,她发现自己的心境竟然有了很大的变化。现在,她对母亲谈不上恨,更没有爱,但她现在好像有点理解了她——理解她长期跟没有共同语言的人生活内心的孤寂,理解她人到中年遇到“知音”的欣喜,理解她对“怀才不遇”的懊恼……只是,她突破了道德的底线,还践踏了法律,这是她永远无法理解和原谅的。
她讨厌她,让她的童年留下如此厚重的阴影;她更恨自己,长得越来越像她——无论是工作上的干练,还是个性上的倔强要强都无比像她。特别是现在,她发现自己竟然好像也走上了她的老路,对丈夫以外的男人动了心!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自己已经受够了母亲出轨带来的伤害,难道也要让自己的孩子受到这样的伤害吗?不,不,不,千万不可以!如果自己踏出了那一步,那伤害的面更广,因为废柴还单身,而狐狸大叔也有家庭!必须把这该死的念头,扼杀在萌芽之中!连想一想都不行!
天快蒙蒙亮的时候,黄昏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可还没过一会,闹钟就响了,黄昏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挣扎着爬起来。看着这浮肿的双眼、腊黄的脸,这副尊容怎么上班?她拿冷水猛扑脸上好多次,捏了自己一把,才强打起精神去上班。
到了公司,黄昏直接去了人资的办公室。年底工作确实忙,好多事情要带着小伙伴们一起做,忙得不可开交。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回去面对苏奕承。那天虽然是酒后说的话,但谁知道他是否还记得?他那样说,摆明是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再见面,总觉得尴尬。
日子在忙碌中飞速而过,忙碌真好,忙起来就没空想那些没用的东西。年会方案终于敲定,供应商也确定了,舞台设计、宣传风格等等也定好了,人员安排已经设定,各组都有条不紊地在准备着。终于忙完第二次彩排,效果比上次好了许多,黄昏一看时间,才9点多,很高兴终于有一天可以早点回家了。她哼着小曲美美地洗个泡泡浴,想着今晚早点睡,把这些天缺的觉都补回来。
忽然,熟悉的铃声响起,黄昏赶紧接听——在她这个岗位,手机是必须7*24小时随时待命的,在A公司时,如果漏接电话超过5分钟没打回去就要挨骂的!
“你在哪里呀?”苏奕承的声音传来,黄昏听着,像美妙的音乐,全身舒畅无比。
“在家啊,怎么啦?”黄昏故作镇静。
“没什么,我们在楼顶开会”苏奕承略带失望地说。
“需要我回去吗?”鬼使神差地,黄昏冒出来这一句,话一出口,她自己都觉得后悔。
“嗯,快点”苏奕承毫不客气。
这么晚了还要回去开会,难道是要商讨什么大事?黄昏不敢怠慢,赶快起来,往公司赶。在路上,她收到苏奕承的一条微信:真的想你!
黄昏一脸黑线,这家伙,难道又喝多了?顾不得想别的,她赶快加大油门。
到了公司,先回办公室拿上电脑、笔记本、录音笔,全副武装地冲到到楼顶,却见一众大佬正坐在花园的长桌上喝酒聊天,哪里像在开会的样子?黄昏来了,坐苏奕承旁边的人赶紧起来,把位置让给她——那是她的专属位置,每次为了方便记录和交流,她都是坐在他身边的。开会途中,他经常要跟她咬耳朵。
“今天开的什么会呀?”黄昏打开电脑,一本正经地说。
无职转生~洛琪希也要拿出真本事~
“我们今天在聊辰海集团的老故事,你把它们记录下来,以后就是公司的历史资料了”苏奕承笑眯眯地说,两眼直勾勾地看着黄昏。半个月不见,这丫头又瘦了!他知道她为什么那么久不回来,可那么久不见,他像丢了魂似的,实在是太难受呀!为了找到见她的借口,他可谓是煞费苦心!今天终于找着机会,接待客户的时候聊起创业时的一些故事,送走客户后,他借着酒意,把几个公司的元老都叫回来,一起回忆。开会让她回来做记录,这总算合情合理了吧?
这哪是什么开会啊,天南海北的神侃,说着当年创业的艰辛,黄昏听着很动容,有点心疼他们。二股东龙总讲的故事,是他如何辛苦设计出当年那款引领行业潮流好几年的产品,那背后的辛酸,真的是一言难尽。这个故事的相关部分,黄昏听苏奕承讲过,是他被一个客户痛苦折磨一个多月,最后低于大幅低于标价成交的。
黄昏看着苏奕承,笑着说:那么辛苦设计出来的产品,却被你低价贱卖了!
苏奕承眨着迷离的双眼,抬手就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说:再低我也是一万八卖掉的,成本才4千!
黄昏像触电一般,赶紧偷偷看其他人的反应。好在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个小动作。
“你个老狐狸,还装得那么可怜,老说你被人坑得多惨,明明是你坑人家好不啦!”黄昏嗔笑。
大凡尘天 小说
“那你也是狐狸,九尾狐,咱们是同类……”苏奕承抚摸着黄昏的后脑勺,轻轻把她的头按到桌子上。黄昏乖巧地趴下,任由他轻抚她的秀发,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平时那么女汉子的她竟然在他面前也能像只小猫咪。
这次的动作较大,持续时间较长,其他人也看过来了。为了掩饰,苏奕承顺手把左手边的唐总也按下,轻抚他的头顶。唐总也是喝得差不多了,趴在桌上任由他折腾。
“把辰董也叫过来!”苏奕承越喝越嗨,让人给辰董打电话。李总打了,辰董说晚了,不过来了。
“你就对他说:真的想你!”苏奕承双眼含春,看似对李总说,眼睛却一直盯着黄昏的脸,“真的想你……”他低声深情地说。
黄昏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赶紧低头。却见苏奕承在桌下了脚尖,轻轻地碰了碰她的小腿。她以为他只是不小心碰到,于是悄悄地挪开,没想到他又跟了上来,继续轻轻地用脚尖碰她的小腿,眼睛一秒也不离开她——他在试探她的反应,她很紧张。想要躲开,又不舍得躲开。不躲开,又很害怕……
苏奕承看着她这娇羞默默的样子,更加心飞扬,多想把她拥入怀啊!可他不能,现在不是唐朝,为什么不是唐朝……
一行人喝到12点多,大家陆续离场。苏奕承已经喝得站不太稳了,但他心情很好,一如今晚的月色。他踉踉跄跄地往宿舍走去,李总连忙扶着他。苏奕承叮嘱李总:你,你可不能,不能看到美女就,就,就心动哈!现……现在,不,不是唐朝,可以一……一个人娶八个老婆,认,认定了,就只……只能是一辈……了,中……中途不,不能换了……
“当然,当然,辰海集团的规则我怎么会不记得!我们公司,一旦有人搞婚外情,无论多高级别,都立刻‘斩立决’,以前又不是没有处理过”李总拍着胸脯说。
隐婚甜妻拐回家 夏意暖
“还有这样的规定啊?”黄昏好奇地问。
“没有明文写出来,但就是潜规则。以前我们公司招过一个台湾的高管,他有家室,可是他后来跟一个小姑娘好上了,公司经过讨厌,还是忍痛把他开除了,虽然那样对我们的业务影响很大。可没办法,公司的价值观是不能动摇的!”李总斩钉截铁地说。
“原来如此……”黄昏心中了然。横亘在他们中间的,不仅仅是道理,还有公司的规定。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不管不顾地在一起,将失去一切:亲情、事业、名声……
看着烂醉如泥的苏奕承,她明白他的痛苦不会比她轻。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不是所有的爱都能有结果。有些爱,进一步没资格,退一步不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