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踏星-第三千五百七十四章 開九天相伴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陆隐看着木竺背影,脑中浮现出木先生的样子。
这,够狠的。
他知道木先生很强,否则不可能逃离他那方宇宙,但,没想到是这样。
青草大师有多强,陆隐很清楚,他没有还手之力,任何永生境之下,应该都没有还手之力,青草大师都不怎么动手就能无敌,这是永生境的战力。
木先生却能给他那方宇宙的永生境留下创伤,而且还不是自己一个人逃,连带着木竺一起逃,这份实力,陆隐有些没底了。
在无疆船头看星空,会让陆隐有种随时可以死战,也随时可以返回的感觉。
这里,离家最近。
他是想家了,但只是一刹那,原本出来就抱着回不去的想法,整个无疆都如此。
无疆承载着始空间人类传承文明,他希望借助无疆而来,真能给天元宇宙带去未来。
现如今最让他发愁的就是九天之变。
九天之变,他与始祖研究明白了,也知道如何开九天,但他不想开。
正如之前对御善说的,要么在弱小,刚刚踏上修炼之路的时候由别人开九天,要么只能自己学会,自己开九天,所谓的开九天,是将内在世界一分为九,每一种力量以独特的修炼形势存在于一个天之中,九天,代表九种力量的持续修炼。
这与九分身之法不同,却也有类似之处。
没有九分身之法那种可能出现独立人格的弊端,也不需要分身到处寻找战技功法,只需自身掌握够资格的力量,分化在九天,不断修炼即可。
九天之变,将这九种不断修炼的力量融合,瞬间能爆发出恐怖的实力。
御善如此,御桑天更是如此。
与其说九天之变是一门战技,不如说是一门不断自我修炼,自我圆满的力量,如同给九种力量赋予了灵性,既不耽误自身修炼,也不会浪费半点时间,在战斗中一朝爆发,带来的蜕变无与伦比。
不得不说这门战技让所有人都心动,如果陆隐刚刚踏上修炼之路,不可能拒绝的了这门神奇的战技,但此刻,他心脏处星空早已成型,若开九天,等于将现如今心脏处星空改变,这个,值不值?
他自己都没有答案。
自己心脏处星空就是一个星空,以九天将星空一分为九,力量不断自我修炼圆满蜕变,看似可以带来极大的实力提升,但,他总感觉不值得,冥冥中有种预感在阻止他。1
为了一门战技,改变已经成型的心脏处星空,这是他如今最纠结的。
可以确定的是,一旦开九天,修炼了九天之变,以他当前掌握的各种实力,足以在短期内形成飞跃式的战力提升,九天之变全开,他有信心跟御桑天正面碰撞。
这才是他最纠结的一点。
与冥冥中的预感相比,此刻获得的力量提升无疑更有诱惑力。
始祖倒是不用迟疑,他修炼的远没有陆隐那般杂,即便改变内在世界,也不存在冥冥中那种预感。
其实大部分修炼者都不会有这种纠结,他们很难修炼出陆隐心脏处星空这股力量,这股力量连陆隐自己都看不懂。
望着星空。
头顶,周身是星空,自己心脏处也是星空。
星空为什么永远那般浩瀚,无边无际,永远存在一颗颗星辰转动。
陆隐漂浮,朝着宇宙而去,置身于黑暗星空中,放空思维,张开双臂。
与这宇宙相比,人类太渺小了,哪怕他拥有摧毁一方时空的力量,那么这整个宇宙呢?
灵化宇宙想重启天元宇宙,都必须等到天元宇宙有足够多的平行时空。
始祖要保下天元宇宙,要么摧毁过多的平行时空,要么镇压序列之弦。
说到底,可以成就宇宙的,唯有宇宙自身,可以摧毁宇宙的,也只有宇宙自己。
人类永远不可能真正主宰一方宇宙的存亡。
人类,是被宇宙所包容的生物,在人类出现之前,有多少主宰过宇宙的生物被包容过?它们又为什么消失了?宇宙却从未消失。
宇宙,才是一切的起点,也是当前生物的终点。
人,无法超越宇宙,那就要学习宇宙,既然宇宙浩瀚,自己心脏处星空与宇宙一样,何必改变?
陆隐长吐出口气,改变了,就回不来了。
心脏处星空,宇宙星空,它们都一样,好不容易修炼到这一步,突然改变,冥冥之中存在着不可思议的阻力,这份阻力来自哪里?会不会是?
陆隐低头看着,会不会就来自心脏处星空?
这片星空,不愿意改变。
始祖知道陆隐在迟疑,他没有插手,陆隐的路谁也帮不了,即便木先生在这也帮不了,他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路,尤其当因果天道笼罩于心脏处星空,那股力量早已不再平凡。
一天,两天,三天…十天过去。
陆隐置身于黑暗之中,周边,无疆一个个高手封锁,不让任何人靠近。
有人闭关修炼,有人红尘体悟,而达到陆隐这个层次,宇宙,才是他唯一的修炼场,他的头上,只有宇宙。
这一日,陆隐睁眼,自凝空戒取出了慧根,泡慧根茶,缓缓喝下。
慧根茶对他已经无效,但他需要静心。
九天之变他不愿意放弃,心脏处星空,他也不愿意改变,所思,所想,所悟,皆在此刻。
时间又过去数十日,再次取出慧根,泡茶,缓缓喝下。
星空寂静无声,他能听到茶水入喉划过的声音,可以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这些声音仿佛一个个跳跃的生命,在不断起伏,陆隐抬头,出神看着无垠的黑暗,听着耳边各种各样的声音。1
渐渐地,他听见了自己力量的声音,精气神的声音,场域的声音,战技的声音,意识的声音,种种声音越来越大,太多了,他修炼的太多了,他不知道这些声音在干嘛,它们,在抢吗?抢什么?抢–九天之变?
陡然间,陆隐睁眼,不知何时,他竟睡着了,刚刚那些声音是幻觉?不,是真的,它们都在抢九天之变。
陆隐瞳孔闪烁,脑中,一股股力量划过,刚刚,它们活了。
他呆滞站着,回忆着刚刚的声音,整个人如同屹立无数年的枯木,周边越发深邃黑暗。
无疆之上,一道道目光看去,带着复杂与期盼。
要说谁能真正战胜御桑天,不是始祖,唯有陆隐。
陆隐创造了太多奇迹,他从底层一步步走出,经历了太多,他的人生就是传奇,他可以带来不可能的胜利。
看着陆隐沉思,他们都不敢大声喘气。
始祖也在看着,目光欣慰,刚刚那种状态是顿悟,你,感受到了什么吗?
陆隐皱紧眉头,呆滞的目光逐渐有了神采,看清了四周,还是那么黑暗,深邃,他嘴角弯起,缓缓闭眼,星空再度陷入沉寂。
一个月。
两个月。
三个月。
半年时间过去,当陆隐再次睁开双目,目光与之前完全不同,他身后,磅礴的意识呼啸而出,直冲天际,紧接着如盘龙席卷,弯曲而上,宛如将星穹一分为九。
无疆之上,始祖起身,大笑,原来如此,柱子,聪明。
除了始祖,没人看得懂陆隐在做什么。
陆隐此刻做的不仅仅是开九天,更是结合了夏家的九分身原理,让九天之变,在意识中诞生。
他自己心脏处星空不能开九天,那就换一个开九天。
九分身之法让陆隐懂得如何身外化身,他不需要赋予意识智慧,却可以通过九分身之法令意识有了开九天的可能,在意识这股力量中开九天,修炼九天之变。
意识一分为九,化为九天。1
心脏处星空,陆地土壤接天而去,落入意识九天第一天,一开尘世。
紧接着,黑色覆盖于第二天,掌之境战气。
流光穿梭于第三天。
无限力量蔓延至第四天。
挥手,残阳落于第五天。
一道掌印压下,翻天掌,第六天。
枯木落于第七天。
神力接引而出,化为光束穿透第八天。
一开尘世二不灭,三开流光四无限,五开残阳六翻天,七开物反八有神。1
至于那最高处的第九天,陆隐想留给一股力量,那股力量最合适,不过还没到手。2
当意识开九天,并赋予八种力量之后,转瞬没入陆隐体内。
不过是(恶魔)吼姆吼姆あくまでほむほむ
尽管动静很大,但除了陆隐,没人看得懂。
他,以意识修炼了九天之变。
这一刻,陆隐自己都不知道九天之变会给他带来多大的战力提升,不过即便再小,也总归是一些提升,达到他这个层次,想要提升战力可相当不容易。
要么不断寻找序列之基,融化序列粒子,要么吸收意识。
至于境界的突破,还没到时候。
造化神塔 小说
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开创出何等序列规则。1
灵化宇宙修炼者都不知道一个事实,那就是陆隐当前,是祖境,而非序列规则层次,尽管他拥有序列粒子,可以规则不近身,但他就是祖境。
御桑天都忘了这个事实。
包括天元宇宙的人也都几乎忘了,他们下意识将陆隐当成了最强者层次,却忽略了他还是祖境。1
陆隐,还可以突破,而且不止一次。2

优美玄幻小說 踏星-第三千五百七十一章 對決熱推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极宫,岚惊愕,那三人居然还活着?尤其是顾长生,此人应该被围杀了才对,永生境前念灵化,他竟愿意为了灵化宇宙,论道而亡吗?
御桑天背着双手,面色低沉,他也没想到愚老竟找来了这三人。
灵化宇宙传承了多少年?他都不记得,究竟有多少人活着,谁也不知道。
要论底蕴,智空域还要超过他这个御桑天。
不过智空域找来这三人同时论道,看来有什么打算,他看向百草域方向:“我灵化宇宙的道,不是那么好走的。”
三十六域,所有修炼者盘膝而坐,静静倾听,此刻,无言。
愚老敲响磐石之基,光点却自那三人体内而出,顺着声音朝着三十六域而去。
修为的感悟,生活的体验,故乡的情,在这一刻全方位覆盖,覆盖在三十六域之上,这是苦厄境强者终其一生的精华。
此刻,就连陆隐都闭起双目,看到了一幕幕画面,体验到了种种情绪,陡然间,他睁眼,不对。
始祖忽然走出,面色凝重:“这不仅仅是论道,更是教化。”
无疆之上,一个个修炼者沉浸在论道之中,有人挣扎,有人纠结,就连刚刚突破的策妄天,罗汕都蹙紧眉头,似在经历什么。
陆天一,荒神他们皆沉浸在论道之中,神色越发苍白,偶尔仿佛顿悟一般,轻松,却又很快纠结。
“三位渡苦厄,以他们对灵化宇宙的情,感悟,经历,教化三十六域,对灵化宇宙修炼者来说没什么意义,他们本就属于灵化宇宙,但对于我们却不同。”始祖沉声开口。
陆隐挥手,无字天书而出,上面,不少名字黯淡,策妄天,叶仵,第二命,罗汕,就连陆天一,初一的名字都在黯淡。
不是他们对天元宇宙没感情,而是三位渡苦厄强者的感悟直接压过来,如同三位星空级意识强者联手压向陆隐,陆隐即便是星空级意识也撑不住。
怪不得此次论道直接出现三位苦厄境强者,还是名气那么大的。
名气越大,感悟越深,与灵化宇宙本身的契合也越高。
此刻,陆隐即便隔绝磐石论道的声音也没用,而且尽管他们在被教化,却同样在感悟那三位苦厄境强者的经验,像叶仵,随时有突破的可能,这在天元宇宙是不可想象的,从哪找三位苦厄境论道而亡,牺牲自己,成全他人?

这是一个危机,却也是机遇。
若百草域强行切断这个机遇,愚老便不必遵守条件,因为这是陆隐自己的选择,除非他耍无赖。
是不是耍无赖,陆隐毫无心理负担,但此次机遇斩断,对叶仵,荒神他们来说太可惜了。
他们一直在抵挡被灵化宇宙教化,但面对三位苦厄境强者的情感,他们,最终很难挡住。
“实在不行就斩断论道吧。”陆隐叹息,说完,目光一凛:“大不了再逼智空域来一次磐石论道,我有的是办法,那老家伙跟我耍阴的,我就跟他玩。”
始祖看向远方:“他可以论道,教化灵化宇宙,我们也可以。”
陆隐一愣,随后想起了什么:“始祖经义?前辈,你想牺牲自己?”
始祖无语:“当然不是,不至于,只要把始祖经义的声音传出去,就可以干扰那三个苦厄境的教化,却不影响他们论道而亡的结局,同时也不会斩断这次机遇,就看灵化宇宙能不能阻止我了。”
“柱子,小心御桑天,实在不行再斩断声音。”说完,朝着智空域而去。
陆隐看着远方,智空域,愚老,怪不得答应的那么痛快,原来在这等着。
他有信心逼自己斩断论道,让无疆避开此次论道的机遇,至于教化一事,说不清,道不明,他牟定自己没有证据。
若非无字天书,自己确实没有证据。
但有了证据又怎么样?论道结束,如果无疆上的人从头听到尾,大半都要归于灵化,那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如果不听,斩断论道机遇,无字天书也会恢复。
够阴的。
这老家伙根本不担心自己闹出什么事,他也知道在祭灵之日前,自己闹得动静再大也不至于怎么样,因为祭灵之日对自己同样重要,或许,这也是他的一次试探。
自己不断试探灵化宇宙和御桑天,愚老就不断试探自己。
如今始祖算是被他试探出来了,结果看他能不能承受。
磐石之基前,愚老看向百草域方向,你会怎么做?身为无上之极的弟子,对于灵化宇宙究竟是什么想法?无上之极怎么说都属于灵化宇宙,这是给你的一次机会,让你彻底加入灵化宇宙的机会。
若不阻止,就加入灵化宇宙,若阻止,代表你心在天元宇宙,如此,接下来的事便不会再顾忌你无上之极弟子的身份。
至于让无疆上的人提升一个层次,若你自己阻止此次论道,不愿加入灵化宇宙,那这个条件也等于是你自己放弃。
真以为那么容易答应你条件?尽管不在乎天元宇宙多几个始境乃至苦厄境强者,但多了,始终会带来麻烦。
你,会怎么做?
远方,有人影出现,不断接近。
愚老目光一凛,竟然直接过来?不对,不是那位陆桑天,此人是?
始祖一步踏出,来到磐石之基前,遥望愚老,抬手,打向磐石之基。
愚老目光一凛,同时出手。

一声巨响,传遍三十六域,让听到的修炼者难受,这一声巨响与之前不同,令那三位苦厄境强者的情感都紊乱了。
三人齐齐睁眼看向上方,此人是谁?
“你是天元宇宙曾经的主人。”愚老牟定,面色凝重至极,刚刚一瞬间的试探,他知道始祖的强大,因为他,被震退了一步。
始祖看向愚老:“好算计,但我天元宇宙的人不是那么容易拉过去的。”说完,再次拍打磐石之基,与此同时背诵了始祖经义。
“天道之有予,吞吐百川,古映之地和,仿上圣而为…天道之不予,化气归纳……跃星空而卧…善通人和…吞吐百川…跃苍茫而卧…”
始祖经义随着磐石之基的巨响与那三位苦厄境消散身体的光点一样朝着三十六域传开。
无疆之上,陆隐看着无字天书,上面原本黯淡的名字一下子恢复。
易子七 小說
一双双眼睛睁开,惊愕看向远方。
陆隐道:“继续倾听,别辜负前辈。”
所有人再次闭眼,倾听磐石论道。
磐石之基前,愚老一掌打出,想打断始祖经义,但面对始祖强悍的实力,他根本奈何不了。
没想到无疆之上除了一个陆主,还存在一位实力无比强大的前辈高人。
磐石之基下方,那三个苦厄境强者同时对始祖出手,想要推开始祖,始祖依旧纹丝不动:“真想随意揉捏我们天元宇宙?你们配吗?”
始祖经义的声音不断传出。
愚老震撼,此人实力未必比御桑天差多少了,或许还要超过那位陆主。
就在这时,愚老身后走出一道人影,赫然是御桑天。
御桑天的出现,愚老并不意外,如果此时还不出现,他就不是御桑天了。
始祖看到御桑天出现,心一沉,尽管可以一战,但多年镇压太古城导致实力没有上涨,尚未能追上御桑天这种层次的强者,即便永恒都不是他可以真正对抗的。
陆隐走出虚空,站在始祖身侧:“前辈,一起出手。”
始祖沉声道:“可以试试,如果撑不住就罢了。”
“明白。”
两人同时拍打磐石之基。
对面,御桑天一手压向磐石之基,愚老同时出手。

一声巨响,三十六域,无数修炼者吐血,这一声,太重。
自倒流的三十七年后,陆隐与始祖第一次对决御桑天,隔着磐石之基,四掌相对。
灵化宇宙与天元宇宙巅峰对决来的那么突然,即便陆隐都没有准备。
磐石之基不断震颤,传递向三十六域的声音都变了。
三十六域修炼者不得不停止倾听。
那三位渡苦厄强者震撼看着,四人对决的力量浩瀚无敌,他们自问即便巅峰时期也无力介入。
“继续。”愚老开口。
三位渡苦厄强者闭起双目,身影再次淡化,磐石之基发出声音,四个人的对决,尽可能将声音保持平稳,不仅灵化宇宙,无疆也需要此次契机。
在保证磐石论道正常的情况下对决,不仅是对他们本身战力的考验,也是对把控战力的考验。
第一个撑不住的就是愚老,他的力量弱于另外三人,无法令四股力量保持平衡,不得不退出。
他的退出不影响御桑天。
御桑天目光一凛,神色平静的可怕,体表,一阵阵气浪沸腾,九天之变不断拔高。
陆隐只感觉无可匹敌的力量顺着磐石之基压入体内,他心脏处星空已经释放,无限力量流转,掌之境战气蔓延,物极必反,更是将意识越过磐石之基,压向御桑天。
始祖释放了碧落天宫,曾经被唯一真神打碎的始祖之剑被陆隐修复,六柄始祖之剑环绕,看似没有陆隐那般流转的力量磅礴,但却更纯粹,有种大道至简的感觉。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