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深空彼岸 愛下-新篇 第141章 奇妙之旅相伴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新篇第141章奇妙之旅
崖壁流动霞光,伴着飞升的气息,这是平天书院赫赫有名的飞升崖,院中历代以来,无论是上院还是下院,很多人都是从这里飞升。
而整颗飞升星,主要有四大飞升地,这里便是其中之一。
飞行器触及到仙雾缓缓垂落的崖壁,并没有引发剧烈的撞击声,甚至没什么颠簸与晃动。
它径直没入飞升崖,像是进入一块柔软的粘糕中,然后,石壁内部变得晶莹了,渐渐半透明起来。
在此过城中,时光仿佛在倒流,附近各种景象相继出现,很壮阔,吸引人的的注意力,移不开眼神。
如:右前方,月圆之夜,一位女子站在飞升崖上,面孔精致绝伦,圣洁无瑕,远处大批的学生都在看着她。
“毕月女神要飞升了,就此人间不见,仅二百岁出头啊,历代罕见,可惜,我此生道基受损,注定无法羽化登仙,从此仙凡永隔。”
月华下,有人在轻叹,有许多观看她飞升的人情绪共鸣,都在感慨,两百岁出头的毕月女神飞升,修行速度实在惊人,并且在同级战中没败过。
接着,无尽霞光绽放,雷霆如瀑,伴着光雨,毕月渡劫成功,最后撕开了真仙界的虚空。
“嗯?”王煊看着这个场景,感应到丝丝渡劫气息,从崖壁向他渗透过来,有点滴飞升时的道则余韵。
他动容,这确实不简单,飞升崖内部映现的是昔日旧景,可以为后来者带来真实的渡劫画面,价值无量。
他右前方传来宏大的雷音,
那是一片可怕的天劫,一个三头六臂的变异人,渡劫时,雷霆格外骇人,数倍于成仙劫。
他一身渡劫,虚空中映现出三个元神,引来三重成仙劫,场面着实可怕,雷光无数重。
若非飞升崖是特殊之地,肯定被毁掉了,即便如此,三重大天劫落下后,也让这里碎石飞溅。
每一块石片飞出去,都击碎长空!
終極尖兵 裁決
“三个元神,都很饱满强大,这个路数不简单。”王煊盯着这个场景,有丝丝渡劫规则气机弥漫过来。
那可不是简单的三头六臂的法体,而是真实存在三个主意识团,三大并立的元神,每个都是强大的真仙。
……
历代以来,各种成仙景象,不断出现,这确实是一次非凡的体验,飞舟上的老生很紧张,新生如苏通、齐晟、凌瑄更是发抖,羽化登仙,有真实场景流动于眼前,这对他们而言是莫大的造化。
只有王煊很淡定,他又不是没渡过成仙劫,有什么好激动的?
以后,如果能和这些历代的最优者遇到,他倒是很期待,至于留下的成仙烙印等,随便看看就算了。
“痛快,造化地啊,飞升崖实在是人间至宝,可沟通仙凡,让我等窥视到历代最强者中部分人的成仙过程。”
一位老生拥有三十六条手臂,此时手舞足蹈起来,那可真是热闹,也不知道是什么种族,保持着人身。
羽化登仙,那些从近代到古代,深远波及万年前的渡劫奇景此起彼伏,持续片刻后消失。
“结束了,我还没看够。”苏通眼神热切地说道。
一位身穿羽衣的学姐,狭长如狐狸眼般眸子,配上鲜红的双唇,颇为妖媚,嫣然一笑,道:“怎么样,没坑你们吧,都说了是随机出现一场造化,你们还不信,回去后记得请我吃仙宴。嗯,我叫胡明丽。”
“这只是开始,前面还有更重要的造化,当然,也伴着风险,走!”又有人开口。
就在这时,前方一艘飞舟返航,向晶莹透明的崖壁外驶去,那一船人中,有多人分明带着仙道气息,光雨洒落,竟是仙级生灵。
“啊,他们……在这里渡劫成为真仙了?”齐晟失神,有些不敢相信。
那艘飞舟上的几位仙级人物,有人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想什么呢。”胡明丽开口,等到那艘飞舟远去,才告诉他们,那是上院的学生。
苏通、凌瑄顿时倒吸冷气,着实被镇住了,传说是真的,上院的学生有些人成仙了,依旧被特许滞留在人间!
前方,雾气翻腾,明明是飞升崖内部,可却如同一片朦胧的世界,这里有无比浓郁的仙道气息!
甚至,如果说前方就是仙界,苏通都会相信。
“师姐,请明示,这里是怎样的地方,有什么仙缘。”凌瑄开口,姿态放得很低,虚心向胡明丽请教。
“飞升崖很特别,这里可以算是仙凡交界地。”胡明丽笑的妩媚,倒也没有隐瞒,告知情况。
在这里,有一座座石室,能隔着朦胧的雾霭,和成仙者对话,甚至有短暂进入仙界的机会。
苏通、齐晟闻言都动容,这是多么大的仙缘?有可能进入真仙界,提前体验到那里的规则。
“给你们提个醒,大多羽化登仙者都算正常,他们离开过久,有人想了解现世,有人想追寻后人的命运走向,也有人纯粹就是想接近红尘,回味下过往时光。但也有些登仙者不好相处,有个别是恶仙,甚至有的是从书院飞升到真仙界的猥琐师兄,需要注意,嗯,反正我看到是男仙的话,绝对不进那种石屋。”
胡明丽善意的提示,过去不是没出过事。
当然,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也不会被坏了道基,真出了那种恶劣状况,平天书院的院长会亲自进入真仙界,击毙行凶者。
飞升崖内部这种仙凡交界地,原则是上不允许出现的,但是,它的确对于书院的学生有好处,所以书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另一位老生补充,道:“渡过成仙劫的人,进入真仙界后,除非被共主等人施法,特许回归,不然他们无法走进现世,在当年羽化时就已经打上真仙界的印记,必须遵守相关规则。”
而在这里,登仙者可以将石屋中的人短暂接引进去。
王煊思忖,这里和他的母宇宙有些相像,大幕,成仙后列仙栖居的大结界,似曾相识。
他认为,极尽古老的时期,不同的宇宙文明有过接触。
一排石屋,有些很暗淡,有些则在发光,从门窗照耀出神圣仙道光雨的房间,证明对面有真仙出现。
王煊很随意,选一座石屋,他穿过迷雾,迎着光雨,径直就入内了。
房间内陈设很简陋,只有一张石桌和一张石椅,石桌紧贴墙壁,墙的背后疑似就是真仙界。
那里模糊,朦胧,仙气涌动到现世的飞升崖内部来。
“小友英姿勃发,气宇轩昂,早晚会是我辈中人。”墙壁的背后,有声音传来,在大雾中浮现出一道身影,飘飘然欲飞天。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形象的真仙,其形体渐渐清晰,他双目深邃,内有日月星空,身穿羽衣,仙道气质十分出众。
“见过前辈。”王煊平静地开口。
羽衣真仙点头,道:“遇真仙而从容,心有静气,精神意志坚韧,将来恐怕不只要进仙界,还要攀登更高层次的那方真实世界。”
他对王煊评价很高,自报姓名,名为邹平,千年前羽化成仙,就是在这飞升崖上渡劫。
“前辈过誉了。”王煊看着他,评估真仙界这位登仙者的实力等级,凭其仙光异象等判断,应该在羽化三重天左右。
“不用客气,称我一声老师兄即可,我曾在平天书院修行多年。”邹平开口,没有什么架子,虽为真仙却不高冷。
王煊自然给予尊重,和他很融洽和自然地交谈。
“我在现世中没有留下子嗣,亲故当年更是都早已逝去了,孑然一身,进入仙界,没有什么可留恋的,有些机缘不知道要送谁,既然你来了,就说与你听吧。云苍星,断星山下,地底深处有仙级火莲三株,其不朽特性,可帮人练成金身。海蓝星,极北冰原上,第五高峰山腹内部有空明草,可洗礼人的元神……”
邹平一口气说出数处造化地,都孕育有天地奇珍,着实不简单,能够成仙的人果然都有各自的大机缘。
“多谢师兄,惭愧,竟无以为报。”王煊说道,这位从容平和的师兄还真是大方,见面就送大礼。
邹平道:“师弟,其实我也算是有事相求,想请你去金斗星,帮我去取一个铁函,送到这里。”
王煊开口:“请详细告知,看我能否取到手中为师兄送来。”
“此铁函很重要,关乎我的成道之路,还请师弟进来详谈。”邹平说道,那石墙熔化了,白色大雾汹涌,包裹着王煊,将他带进真仙界。
王煊没有反抗,顺其自然,倒也想见识下此方大宇宙的仙界什么样子。
他从这极为特殊的仙凡交界地,进入了真仙界。
眼前是一片不大的空间,很封闭,与真仙界大环境隔绝,像是在虚空中。
“这是我开辟的小型洞天,还未点化生机,事关重大,需要在这里隔绝天机,还请师弟见谅。”邹平客气地说道。
“我要你去找的铁函中有一张人皮,铭刻着一些奇异的图文,不需要害怕,那是一位圣贤所留,生前比之共主都要强大。”
墨陌槿 小說
邹平说着,为王煊展示真实图景,同时他双目幽幽,变得深邃,居然在侵蚀王煊的元神,要干预他的思感。
此人不是善类!
王煊第一时间有了这种感觉,不过,他无所畏惧,不然也不会不反抗的过来。
“记住,一定要把它带过来,未来我需要它合道。”邹平已经不掩饰,全力以赴,像是祭炼法宝般,要炼化王煊的元神。
为了事后不惊动现世中人,不留下隐患等,他准备了很多年,并且此时也在付出很大的代价。
身为真仙,他居然在咳血,因为他要承受真仙界规则对他的压制,他现在有些违约了。
“你让我帮你找一位无比强大的刺青者留下的人皮?”王煊冷幽幽地问道。
“什么,你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邹平瞳孔收缩,对付一位养生主,他略微违约,理论上应该不会有任何隐患的控制了对方才对,结果……出意外了。
邹平点头道:“失敬,原来是上院一位了不得的奇才,该不会已经是我辈中人了吧?远超我的预料。”
然后,他的目光就冰寒无比了,杀意浓郁的化不开,今天不可能走漏风声,要解决掉隐患。
他的力量解封了,直接由羽化三重天猛烈提升到羽化登仙级六重天,实力暴涨!
然而,他感觉眼前一花,脖子被人一把攥住了,几乎被勒断,那只手掌强大而有力无比。
他眼前发黑, 这是什么怪物?坐着下院飞舟而来的新生,为什么这么恐怖,分明是极强的真仙。
一瞬间,王煊封住他全身,而后,一顿暴打,从他的储物手镯中取出各种仙家珍品,在那里小酌,开始搜刮其所有,探索其元神。
这是从未有的事,仙凡交界地,真仙翻车,被下院的新生擒下,进行审讯。
很快,王煊动容,这个羽化六重天的邹平,其元神核心部分竟然是空洞的,缺失的,这种情况下,他都到了羽化六重天,这件事非同小可。
“这次真的涉及到了刺青者吗?”他自语,有种预感,这不是小事。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深空彼岸 辰東-新篇 第135章 現實鑒賞

深空彼岸
小說推薦深空彼岸深空彼岸
长生教坐落在地脉交汇地,神话因子格外浓郁,山门中既有雄浑的大岳,也有岛屿星罗棋布的巨湖,还有色彩斑斓的神砂矿等。
“地龙翻身,动静依旧很大,城池裂开,房舍倒下,普通人会有不少死伤。”长生教的真仙提及事态的后果,他依旧在尝试劝阻这些人。
“这么说,你们想阻止了,那么我等只能向负责这件事的老前辈求援了,由他的真身降临主持。”一位发丝漆黑的中年男子开口,双目深邃如同星空。
他本身就是一位滞留在现世中的真仙,仙道物质弥漫,他口中的老前辈可想而知得是什么层次的生灵。
说话间,他取出一个金色法螺,此物顿时带给人很强的压迫感,令真仙都心惊肉跳,强烈不安。
长生教旳人面色都变了,能够赐下这种法螺的超凡者,绝对十分可怕,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
“沐川,不必如此,这片大型洞天,人杰地灵,算是一片难得的超凡净土,不应流淌过多无辜人的血。”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开口,名为霍蒙,他发丝根根雪白晶莹,有种超脱之姿,拦住了手持法螺的黑发真仙沐川。
“多谢道友理解。”长生教的人立刻拱手,对那位释放善意的老者表示感谢。
沐川黑发披散,双目开阖间,如金灯照耀,道:“你我都是底层人物,没资格做这种决定。”
“尽量争取吧,毕竟,这片洞天中有亿万生灵栖居,我们主要还是观看法旨碎片上的文字,还是……放弃抽取本源吧。”颇有出尘之气的真仙霍蒙说道。
云端,王煊以精神天眼俯视下方,同时给自己施加了隐身术,并以阵图遮掩气机,暂时没有蹚浑水的打算,静看事态的发展。
“这……”长生教的教主还是有些为难,不管怎样,触动洞天本源,都会对这片超凡世界有一定的影响。
黑发真仙沐川见状,面色冰冷,直接开口:“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向上如实反应就是了。”
他手持金色法螺,开始激活,此物顿时发出了让人心悸的波动,光华大作,竟直冲霄汉。
天空中,部分云朵都被冲散了,它的可怕之处可见一斑。
一直做、一直做…完全停不下来?这个男人是猛兽 イッても、イッても…止めないよ? この男、猛獣。
王煊都不得不没入更远处的云层中,
皱着眉头,看向长生教山门那里。
“慢,容我等……考虑。”长生教一位滞留现世的真仙开口,有些无奈,在那里叹气。
同时,发丝根根雪白晶莹的霍蒙也拦住沐川,将手按在金色法螺上,摇了摇头。
沐川冷笑,转头看向霍蒙,道:“你阻我作甚,如实禀报就是了。”
而后,他看着长生教的人冷笑连连,在他面色不善时,其面孔上居然有一些青色纹理浮现,像是经文,又像是奇异的场景。
长生教已经退位的老教主见状,顿时感觉惊悚,心都在发颤,他想到了一则很可怕的传说。
他曾去查这些人的身份,确定不是共主的人。
而深空中,有熟人向他透露,这群人很不好惹,其身后的庞然大物应该不怵共主一族。
现在,长生教的太上教主在看到沐川因为情绪激动而在皮肤上浮现的“经文”后,彻底心有寒意。
那种纹理,他在一本古书中看到过少许记载,绝对不能沾惹,不然会有无边的大祸。
云层中,王煊面无表情,冷漠地盯着这些人,不过他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寂静无声。
“我等……答应了。”长生教的真仙点头同意,在猜测到这伙人的身份后,已经从头凉到脚。
战车少女
别说是他们,就是有些星域深处的霸主,在那久远的过去,都曾因为和“纹身者”起冲突,一夜间覆灭。
在血色恐怖面前,任何话语都显得苍白无力,哪怕现在他们上报给这片星海的共主,大概也等不到救援。
有所决断后,长生教立刻就奉上了《违禁初篇》,关于这种涉及到最高修行层面的典籍,他们从来没想过独占。
每次获取数页经文后,都会第一时间进入深空,为共主送去。
这就是超凡世界的现实,平日间,一切都很平静,但是冷暖自知。
目前这样的局面已经算是好的了,有些星域,连年征战,到处都是血与乱,在冰冷的宇宙旅行时,经常可看到神秘强者的尸体漂浮。
沐川接过经文,一页一页的翻篇,仔细的研读,像是在判定真假。
云层深处,王煊的双目中流动符文,他也在跟着观看,哪怕相距很远,那经篇也依旧清晰地映入他的眼帘。
“请贵客进山门,容我等奉上茶水……”
“不必了,我们还要去紫霄宫和万灵教等地。”沐川一口拒绝,片刻后这群人就消失了。
接下来,这群人立刻赶向下一地。
紫霄宫,远远望去,超凡因子氤氲,袅袅蒸腾而起,一座又一座山体都有仙家祖地的气象,贵不可言。
该教第一时间就得到了长生教的最新消息,两家关系密切,有秘密渠道互通有无。
此时,连他们的太上宫主都出关了,率众亲自迎接了出来。
帝少狠爱:神秘老公缠上我
强势的沐川没有出声,发丝雪白的霍蒙很接地气地开口:“各位,我们有事相求,打扰了。”
“贵客来意,我们已知。”紫霄宫的太上宫主点头,很快就让人取来《违禁初篇》,送了出去。
“你们所得违禁初篇,和长生教的经文一字不差。”沐川抬头,这次依旧是他翻阅这部典籍。
“是,我们两家关系密切,曾经互补经文,整体上没什么缺失。只有最后一次,被一位散修搅局,错过数页,让人遗憾。”
夜空中,王煊被建筑物和法阵阻挡,没有没看到经文,但是,他利用杀阵图,从时空漩涡中,无声地潜入山门,在远处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他意识到,不用跟下去了,他在长生教得到的《违禁初篇》,再加上他独有的最后十页,整部典籍已经完整了。
王煊离去,眼不见心不烦,从本心来说,他想干掉这群人,但是,理智告诉他,现在还不是冲动的时候。
他很严肃,仔细想来,这群人身后的底蕴实在太可怕了,存在不止一纪了,到现在居然还没有消亡。
刺青者,继承了旧圣时期的部分典籍,这股势力维系到现在的话,很难想象到底有多么可怕了。
次日,动静很大,四大教一起出动,各自都取出了传承古宝,他们的山门就是建立在法旨碎片的关键节点地带。
当天,整片大型洞天都在轻鸣,道韵悠长,天空中浮现纹理,大地上交织出无量仙光,太异常了。
到了最后,有一些古字出现,横穿日月,都为道的有形载体,在天穹上熠熠生辉,像是数十轮骄阳齐出,彻照古今。
王煊抬头,神色郑重地凝视,精神天眼比其他人看的更真切,那不止是文字,还是道则的具现化,亦有死去的至高元神的余韵重现,呈现出十分特殊的波动。
“各位,这不仅是我们追寻的文字,也是你等的机缘,法旨碎片中蕴含着旧圣时期某位‘神圣’染血的意志,或许可以说是精气神的残留。”
按照沐川所说,昔日有至高生物专注写法旨,蕴含着了他的意识,再加上他自身负伤,血溅纸面,哪怕时隔无尽光阴,他早已死去,这法旨碎片也蕴含着特殊的“信息”。
“能一窥旧时代某位存在的元神、血气的图谱!当然,这很模糊,只能当作未来大方向的指引。”
这群人一边用记忆水晶摹刻所见到的一切,一边大方的提醒四大教的人,倒也没有过于淡漠地吃独食。
四大教的人自然都在第一时间摹刻,同时心中恍然,难怪很多年前,共主曾经亲临此地凝视山河。
不久后,这片天地重回安静,所有古字都模糊下去,山河中的纹理消散,超凡洞天世界恢复正常。
这伙人未做停留,乘坐“星船”远去,消失在茫茫天宇中。
“总算走了。”无论是紫霄宫,还是万灵教等地,高层都长出一口气,那伙人绝对是灾祸,只要出世,通常都不择手段。
“真是憋屈!”苏通找王煊喝酒,感觉十分屈辱,长生教也算是海川星和这片超凡世界最强道统之一了。
可是,别人自星海而来,一言而已,就让他们奉上涉及御道层面的无上秘典,还让他们协助,观摩了整片洞天世界的本源。
“这算得了什么,对现实低头而已,血淋淋的超凡界有许多事你都还没有经历过呢!”长生教的一位名宿也在附近,直接开口教育他。
“不说我们,就说紫霄宫,在这颗神话星球上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道统了。可是,八千年前,他们的一位女掌教在深空中旅行时,直接被人掳走,据悉,成为了别人的侍妾。”
似乎觉得当着小辈的面提及紫霄宫不堪回首的一段秘史,有些过头了,那位老者赶紧补充,道:“我们的一位祖师当年也很惨,在某段星路上,接连十九次惨败,连一场都没用赢过,你能体会到那种压抑到极点的惨烈现状吗?”
苏通顿时无言,这些黑血历史,还真是让人沉默,他赶紧看向王煊,道:“你没听到什么吧?”
事实上,那是教中长老单独对他说的话,以神念传音。
王煊身为真仙,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怎么可能听不到,但他也只能“不解”,道:“你在说什么?”
接下来,小范围内,四大教的弟子都很不忿,感觉屈辱,万灵教那只气性很大的猴子齐晟,更是一头撞碎了他坐关地的一座山峰。
两日后,深空中传来消息,惊呆了四大教的高层。
这一天,很多人听到了他们恼羞成怒的吼声,四大教内仙光裂天,有很多条身影出现,乘坐星船冲霄而去。
“追,别放走了他们,欺仙太甚!”这片大型洞天中,滞留在现世的真仙级强者,都出动了,简直是忍无可忍。